六六闪读 > 都市生活 > 国潮1980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接盘侠

第八百三十五章 接盘侠

推荐阅读: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御鬼者传奇不灭剑帝农村女婿毒医狂妃有点拽恶毒女配她被迫磕cp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万古帝婿谍影:命令与征服


  不比老冯头带着哼哈二将在市场上精打细算,风餐露宿的紧忙和。  也不像齐彦军、沙经理他们几个风尘仆仆远赴津门去吃瘪受气。  宁卫民和殷悦在京城市场中,玩批量套现倒是潇洒得很,顺当极了。  毕竟他们才是京城邮市隐藏的大鳄,市场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再加上殷悦可是邮市上的名人啊,人脉关系已经积累得相当丰富。  所以他们要做大生意压根都不用市场上费口舌交涉,只需要晚上等到邮市散场之后,他们去个特定的地方溜达一趟就行了。  敢情自打邮市行情重新走强之后,位于和平门,离邮市很近的大众饭馆生意就又好转了起来。  泡在邮市上的人白天虽然很忙,晚上却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一般都喜欢聚一聚,喝口小酒,拉拉家常,唠唠嗑儿,谈论一下邮市最近的新闻。  尤其是近俩月,邮票普涨一片,新邮不断上市遭遇爆炒。  财富效应下,邮市上的人個个都觉得自己是财主,请客更是日益频繁。  像曾经的“五眼联盟”中,王姐、大帅和哈德门,资产规模也已经翻了几倍了。  如今几乎每天晚上收摊,他们都会跑到这儿碰头,顺便慰劳他们各自的手下。  饭馆的经营者也与时俱进,增加了两个雅间,便于邮票贩子们谈事儿。  同时也新做了菜谱,添了几个诸如五柳鱼、海鲜锅巴之类的大菜,并把价钱做了相应调整,不声不响普遍提高了百分之十五。  所以还别看烹饪水平没多大长进,可就因为占了地利,分享了邮市大热的红利。  这家中等规模,本义家常菜为主要经营内容的大众饭馆已经越来越有大馆子的气象。  饭馆的经理甚至已经考虑要给买卖改名了。  如今京城新开业的饭馆,都流行叫什么什么“酒家”。  经理也想了个“有缘酒家”的新招牌报了上去,就等上级批复了。  “有缘”和“邮缘”谐音,这名字兼着两层含义,多好?  总之,殷悦带着宁卫民,也就随随便便挑了一天晚上去大众饭馆。  结果就发现,她的三位老朋友,丝毫不出意外,一个不拉坐在饭馆的一号雅间里聚餐呢。  反倒是殷悦没打招呼就带了一个生人来,纯属破天荒之举,很是让这三位都吃了一惊。  “哎哟,妹妹,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可有些日子不见你了。来来,快入席。我们也刚吃上。那什么,你喜欢吃什么,再点几个……”  王姐率先打着哈哈站起来招呼。  “哎哟,妹妹,少见,最近没见你来,是不是已经看不上邮市这点油水了,换别的地方发大财去了?”  大帅却有点拿大的一招手,压根就没动窝,很随便的说。  哈德门则主动替殷悦数落上大帅了。  “甭理丫的。这孙子就这德行,好话偏不好好说。姐们儿,最近虽然没见面,可大家也知道你没少买猴票啊。佩服之至,你这押宝的眼力是越来越准了,龙头品种都敢这么玩儿。现在居然是越卖越涨……”  但寒暄归寒暄,客气归客气,几个人可都是第一次见到宁卫民,不禁多打量了两眼。  殷悦正好顺水推舟,不等大家打听,就在几个的瞩目下,把宁卫民介绍给众人。  “来来来,我带个新朋友大家认识一下。这位宁总是做服装生意的,当然,他也和咱们一样,爱玩儿邮票。”  宁卫民便十分客气地跟他们打上招呼。  “听说各位都是玩邮票的行家,在邮市里手眼通天,还请多多指教啊!”  一听这话,无论王姐、大帅,还是哈德门都新有默契的对了下眼神。  谁都不傻,立刻听出了言外之意。  也是,殷悦一直都阳春白雪的秉性,从不好平白无故凑饭局热闹。  这次专门带了这么个衣冠楚楚的小白脸来,那肯定不会仅仅为了和他们几个臭吃臭喝。  “好说好说。”大帅故意挤挤眼,跟着扭头转向殷悦。“妹妹,有什么生意关照我们,你就直说吧,别客气了……”  哈德门也有点感兴趣了。  “就是,谈不上谁指教谁,其实咱银花妹妹才是邮市大拿呢。她要买什么,邮市就火什么。都是一起在邮市里混口饭吃,互相帮助嘛,有钱一起赚才是正磕。”  “行了行了,都坐下,咱们边吃边聊好不好?再这么客气,菜都凉了。”  还是多亏了王姐的一句,才结束了彼此一通寒暄。  这时,殷悦眉眼含笑,也就开了金口。“几位,熊猫的发行可没几天了,你们都是炒惯了新邮的,对这近在眼前的事儿,就没点想法?”  聪明的人就是这样,话说一半,不下结论,留有回旋的余地,让对方发挥去吧。  发挥多了,有时就是和盘托出。  果不其然,大帅端起杯子,喝进一大口啤酒,就不无得意地显摆上了。  “那是,这种小型张谁都看好,现在市场上几乎所有人都盯着,我看后市怕是要猛涨!怎么,你们也感兴趣?那一块做呗。还是老规矩。关键是你们能调多少头寸?哎,一个人二十万,应该没问题吧?少了可就没劲了……”  说起这个,哈德门也表示出乐观的看法。  “不瞒你说啊,姐们儿,上把玩儿牛票,我们几个就保守了。还不如你敢下本招呼,赚得也少了点。但这一次,我们要打算大干一场了。你们要愿意加入,双手欢迎。咱们大家都知根知底的,一起合作,绝没什么不放心。关键是这事儿真有可为,你想想最近哪个新邮不是一发行就开始猛涨的?”  殷悦却微微一笑,不接招,只是继续套话。  “这事儿应该还是以王姐为主吧?毕竟王姐才是咱们几个里专玩小型张的专业户。王姐,你怎么想的?到底有多大把握啊,给妹妹透个底儿行不?”  “妹妹,像市场上有人传言要把熊猫炒到三五倍去,那肯定是鬼话,咱当然不能信,可要看市场上这万众一心的心气儿,咱们想赚个翻倍的利润抽身,倒是不难。”  王姐显然对即将展开的行动充满信心,看了一眼哈德门和大帅,变得越发眉飞色舞起来。  “我也不瞒你,这次我们仨筹措了上百万的资金,再不会出现上次炒牡丹亭那样后继乏力的事儿了。你要听姐的,就赶紧把猴票卖了,跟我们一起炒熊猫。那咱们实力就更雄厚了,这回保准还是吃第一口,谁也甭想和咱们争。”  “姐是不会给你码瞎棋的,你想想看,猴票都快六百了,要翻一倍,那得一千二,这是什么难度?可熊猫定价才三块,翻一倍也和不过六块啊。就是炒到九块,也不过分,对不对?”  听到这里,殷悦不禁瞅了宁卫民一眼,和他会意地一笑。  那笑里差不多都快能写出一行字了。  如果谁能破译出来,那肯定是“可到了咱们忽悠的时候了”。  谁让这几位这么土豪呢?  他们既然调集了那么多的头寸,正好可以用来接鼠票的盘。  “王姐,两位大哥,说实话,其实我们对熊猫没什么兴趣……”  殷悦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一脚就把熊猫踢到一边去了,让几个人统统大吃一惊。  “不过呢,我们手里倒是有一笔快钱可以赚。或许还能为大家炒熊猫,多加点弹药。不知大家感不感兴趣?”  这是多么有趣的神转折啊!  接下来话,更是大大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直至此时此刻,殷悦才把真正的来意向几个在座的邮市大户阐明。  她以宁卫民即将出国,着急套现为由,希望这几个兜儿里正揣着大把现金的主儿,能接下宁卫民手里大批量的整版鼠票。  而作为优惠条件,给他们的价格是当前市场价的八折。  实事求是的说,殷悦和宁卫民开出的条件对这几个邮市大户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他们都是常年泡在邮市的行家,相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属于见过世面的主儿。  再加上手里已经有些钱了,又经历过好几个品种的跌宕起伏,已经朦朦胧胧体会到了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  那就是哪里利润最大就急速汇聚到哪里,按照三十年后的行话,这就叫“投资洼地”。  凭直觉他们就知道殷悦喂给他们的是块肥肉,只要转道手一出货,直接就能套出利来。  虽然没有炒熊猫小型张的利高,可胜在不耽误工夫,利润看得见,能上来就吃现成的。  可问题是他们也不能不顾虑一点,那就是数目太多了。  这不是一千两千,而是上万版的大生意。  想想就知道不是很容易出的去手的。  而且刚才还说过呢,殷悦眼光好,看上什么什么涨。  这事儿可是反过来了,殷悦想卖的东西,他们接手,这真的没风险吗?  更何况殷悦这旁敲侧击的说话的方式也很让人别扭,底牌揭开才知道她耍了心眼。  这就相当于平时逛地摊,一个人手里举着帽子问价,心里却是惦记着怎么把地上那双鞋子给便宜拿下。  也让他们几个不能不心里起疑,有点紧张。  “妹妹,谢谢啦,亏得你还想着我们。可姐姐心有余力不足,现在一门心思就放在炒熊猫上了。要接你的货吧,就怕到时候钱不凑手啊。”  王姐一开了头,哈德门也立马跟上。  “银花,这事儿好归好,可你这货也太多了点。我们要接了一时出不去怎么办?别的不怕,就怕到时候熊猫发行不赶趟,耽误了大事。少拿点行不行?”  大帅最不讲情面,话也说的最难听。  “银花,这么好的事儿,你不干,撺掇我们干,不是又跟我们几个抖机灵呢吧?不会是你们俩着急炒熊猫,想从我们身上给你们凑头寸吧?”  要搁过去,就凭大帅这句话,殷悦绝对急了,肯定不谈了,冷着脸扭头就走。  可如今跟着宁卫民,一是她自知责任重大,不好由着性子来。  二是涵养、素质、眼界也一天比一天高,她本身就不会再跟无谓的人生无谓的闲气。  “大帅,你要这么想,还真是误会了。”  殷悦微微一笑,反而以退为进,借机给对方洗脑。  “你怎么会怀疑我们想炒熊猫?这纯属无稽之谈。在座的谁不清楚,炒新邮那是有钱就能干的事儿吗?排队、申购、收货、放货,哪一条离得开人手?我和宁总现在之所以会发愁,老鼠在手里太多了,就是因为我们势单力薄,手下能办事的人少。”  “说句实话,上次炒牛票我就明白过来了,炒新邮我手里没人,就争不过别人,纯属弱项。有多少钱都没用。要不是从你们大家手里拿货,我根本就拿不着货。所以我干嘛还要去裹这份乱啊?莪有这个自知之明,以后啊,我就只打算专吃价高的精品票了。随行就市,高卖低买,一样不少挣,这才叫扬长避短。”  “最可笑的你问我,我自己为什么不干?那是你不知道。其实呀,我早就干上了,只不过是委托老冯在市场上帮我卖的。当然,这么卖也就卖不快,一天也就能收回个十来万。说实话,要不是宁总嫌回款速度慢,催我催的没办法,这笔生意我还真舍不得让别人分润。再怎么说,一天也能无风无险挣两万呢。”  “至于这事儿我为什么找你们?还不是因为咱们合作过几次,互相知根知底,外加我想谢谢你们几位,在收牛票上的帮衬嘛。那次靠着你们大家,我才挣着钱,咱们做人做事都讲究有来有往。你们呢,如果真不想干,也不用为难。给句话,我们再去找旁人也就是了。冒风险亏钱的事儿不好找人办,难道挣钱的事儿还不好找人吗?”  这一番话说完,大帅立刻哑巴了。  打心里讲,他不得不承认殷悦看问题之准。  因为牛票的事儿,他们其实背后没少有微词,都觉得让殷悦占了他们的便宜了。  很是后悔自己收上来的票没捂住,反而让殷悦把钱挣走了。  这次一起拉着殷悦炒新邮,也未尝没有暗地里占占她便宜的心理。  原本打得主意其实就是,殷悦手里缺人,如果跟着他们炒新邮,注定吃亏。  “这话我爱听,谢谢姐们儿还想着咱。哈哈,我说市场上老冯头最近怎么跟变魔术似的,弄出一堆生肖票往外卖呢。敢情背后的老板是姐们你啊。这就难怪了……”  哈德门忍不住挑大拇指,只是他后一句话又带着点以小人之心的市侩揣测。  “不过姐们儿,咱平心而论,你拉我们入局应该也有自己的算盘吧?谁不知道你净盯着生肖票炒。而且这还几天啊,熊猫就该发行了。我们一旦真接了货,着急一起卖出,那老鼠的价肯定跌啊。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及时卖出都是个问题。唯独你是怎么都合适了,到时候低位一接,又能炒一拨……”  王姐也接口说,“就是啊,主要时间太紧张了。妹妹,我们不是不愿意接,可出货也是个问题。表面上你们给的价让了两成的利润,不算少了。可要是我们要是打短线一起卖,能跌到多少就说不好了。所以啊,即便是让我们接货。价格上你们还得再让些空间给我们才是,否则风险还是挺大的。”  说来说去,最后又触及到生意的核心本质了——价钱!  于是这个时候,不再等殷悦开口,宁卫民就主动接招了。  “各位各位,要依着我看呢,出货还得分怎么出。大家要都往一个口子挤,那肯定价低。可要多方面找找路子,就未必了。不说别的,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价很平常。京城不是就有许多外地人,常年利用这种价格差来打时间差吗?我觉得你们也可以从这方面考虑考虑,低价让他们一些,货就带到异地去了。京城这边价格的压力就要轻松不少。你们说呢?”  宁卫民这话对于几个邮市大户来说,可是堪称醍醐灌顶。  相当于主动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教给了他们应该怎么挣钱的诀窍。  于是乎,这几位全抑制不住激动了。  大帅感叹,“妙啊,别说,这还真是个法子。咱还真能一边在京城邮市卖着,一边再低点折扣倒腾给别人。只要有差价,保准有人愿意接。”  哈德门也说,“好算计。还真是这么个理儿。我就认识一伙儿长跑廊坊和SJZ的主儿。要再贴他们一些折扣,估计能出些货,我看这事儿有点贴谱了。”  王姐则说,“好是好,可要这么出货,那咱们能拿到的利润也就少了。”  跟着她看向了宁卫民,又斤斤计较起价格。  “您看,既然都是朋友,能不能再让一步?您手里这么多货,可见家大业大,我们可比不了。您也不好让我们白辛苦,把好处都贴给别人吧?”  贪心永远是生意人的脾性,宁卫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遭。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装作为难的看向殷悦,好像是没法谈下去了。  殷悦明白他的眼神,心里当然跟明镜儿似的,马上也半开玩笑拉合起来。  “宁总,您不是急着用钱吗?要是能让的话,要不就再让一步吧。我这几个朋友没别的,就是手下多,门路多。俗话说无利不起早,皇帝不差饿兵,你要多让几个,他们卖起来肯定尽兴。那要顺了手,那也许您给的一万版还不够他们发放的呢。也许剩下的货,他们也给您包圆了。否则卖不掉,我落埋怨不说,回头我们还得一起联合,找你退货……”  “哎呀,殷小姐啊,你知道的,这个价格,真的已经很低了。这些货卖掉,钱又不是落在我一个人的口袋。啊,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谁让你帮我那么多忙呢,全看你的面子了。痛快点,一百二一版吧。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不过前提是你们最少拿一万版。退货我真不怕,这些邮票我带到哪里去都照样卖啊,不过我可提醒你们,我只有三天在京城了,过了这三天。无论你们是想补货还是退货,可就都没戏了……”  宁卫民也是半开玩笑回应,同时还施展演技叹了口气,好像吃了多么惨痛的亏一样。  言下之意就是,这便宜是有限期的,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你们还别想老有这种好事。  果不其然,没人肯放过这样挣钱的机会,三个人再无顾虑,几乎同时肯定地说。  “一万版,也就是一百二十万!没问题,没问题,我们三人均摊好了!”  “那好,宁总既然点头了,来,咱们一起干一杯吧,预祝合作顺利!”  就这样,交易该谢幕了,殷悦主动牵头,举起酒杯,带着大家喝了一杯庆功酒。  然后帮着宁卫民一起跟几个邮市大户继续商量明天的交易细节。  明天去哪儿见面,一手钱一手货。  这个时候,宁卫民唯一的反应就是以欣赏加欣慰的眼神看了殷悦一眼。  由衷的感到,这个帮手真是太完美了,太得力了,甚至和自己特别的默契。  看来这次依靠殷悦来辅助,还真是一招好棋。  不知怎的,宁卫民忽然又想到了那个沪海鼠王,和他身边的那个姑娘。  他忽然觉得那沪海大户好像办事也有几分门道。  至少在用人上,人家就比他更清楚漂亮女人的威力。  在生意场上,她们的作用令人无法忽视。  往往有一种特殊的气场,能杀敌于无形,不战而屈人之兵。  就是他有点好奇,也不知道,那个姑娘和殷悦,到底谁会更出色一点……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星星阅读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星阅读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星星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星星阅读app为您提供大神镶黄旗的国潮1980  御兽师?

本文网址:https://www.663d.com/xs/12/12693/264074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663d.cc/12/12693/264074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